首页>法治人物 > 正文

无牌无证逆行占道乱停乱放 “老年代步车”该何去何从?

2023-06-08 16:00:23 来源:法治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无牌无证逆行占道乱停乱放等问题突出

  “老年代步车”该何去何从?

  □ 本报记者 温远灏

  6月5日早上7时20分,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学门口迎来了送孩子的早高峰。校门口附近路段,不少私家车堵在路上缓慢前行,而三四辆“老年代步车”靠着车身小的优势“见缝插针”快速赶到了校门口。

 

 

  一位老人从“老年代步车”上缓缓走下来,然后把坐在里面的孩子抱下来,一边给他背好书包,一边提醒他作业本放在哪里,还不断叮嘱他“今天在学校里不要打闹”……

  近日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上下学时段的学校门口、菜市场等地,有不少“老年代步车”出没。由于老人行动比较缓慢,且此类车辆普遍存在无牌无证驾驶的情况,不仅容易造成交通堵塞,也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。

 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,“老年代步车”实际上是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,实践中存在不少违规逆行、霸占车道、乱停乱放等问题,既扰乱道路秩序又危害公共安全,亟待整治。同时,城市交通网络应该充分考虑老年人的出行需求,补足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短板。

  实为违规三四轮车

  6月1日傍晚,北京北三环马甸桥附近路段又迎来了晚高峰,正当一长串汽车被堵在路上动弹不得时,几辆“老年代步车”从车流缝隙间歪歪扭扭穿梭而过。

  在不远处的道路边,一条红色宣传横幅上醒目地写着:2024年1月1日起,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不得上路行驶。

 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等五部门2021年7月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加强违规电动三四轮车管理的通告》,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过渡期截至2023年12月31日,过渡期后不得上路行驶,不得在道路、广场、停车场等公共场所停放。

  据交管部门介绍,违规电动四轮车缺乏车辆安全技术标准,合规的只有新能源纯电动汽车。合规电动三轮车则应是列入工信部产品名录的车辆,且要尽快到机动车检测场完成验车程序后,到北京市部分交通支大队车管站办理机动车注册登记,符合申请条件和相关规定的领取京B摩托车号牌,同时驾车时驾驶人需持有相应准驾车型驾驶证。

  因此,交管部门提示,所谓的“老年代步车”,因无牌无证驾驶等特点,其实就是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。

  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,不仅有大量“老年代步车”经常出现在学校、菜市场周围,甚至有时会在车流量较大的公共道路上看到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的身影。这些车辆经常无视机动车道、非机动车道甚至人行道的界限随意穿行。

  记者询问一位停在北京某小学门口的“老年代步车”司机,这位头发花白、年过七旬的老人说,他主要是开车接送孙子上下学,并不清楚车辆从明年开始将禁止上路的规定。

  在得知“老年代步车”即将被禁后,家住北京西城的徐女士表示非常支持。“这些‘老头乐’经常乱停乱放,挤占充电桩,把小区道路堵得水泄不通。还有人从家中私拉电线充电,造成火灾隐患。现在终于有人管了!”

  引发各类交通事故

 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,因驾驶“老年代步车”引发的交通事故时有发生,其中一部分是因驾驶者本身缺乏安全驾驶意识,肆意闯红灯、变道、加塞等造成的。  北京市公安交管局的数据显示,2022年,仅北京就发生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交通事故131起,死亡逾百人。2020年至今,北京警方已查处34.5万起电动三、四轮车的逆行、闯红灯、乱穿道路等各类交通违法行为。

  除驾驶员自身随意驾驶导致事故的原因之外,一些“老年代步车”本身便质量堪忧,存有不少安全隐患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“老年代步车”看起来构造简单,但如需保障安全,生产制造的技术要求和标准并不比其他交通工具低。然而,许多生产厂家却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。有许多生产“老年代步车”的企业根本就没有生产资质,只是在原来要被淘汰的电动车基础上罩了个壳子,做成“老年代步车”的样子便对外售卖。

  “有些连安全带都没有,车身使用的通常也都是非常廉价、容易破碎的低强度玻璃钢材质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,大多数车重心高、底盘轻,一个快速漂移或大幅度转弯,可能就会侧翻。

 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介绍,部分生产厂家可能在车辆结构、刹车系统等关键部件上节约成本,导致车辆安全性能较低;部分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使用劣质电池,还存在着爆炸、火灾等风险。同时,通常观念认为低速电动三、四轮车无需驾照,部分驾驶电动三、四轮车的人群缺乏必要的驾驶技能和安全意识,常在机动车道、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之间穿梭,并发生闯红灯、逆行等违法行为,容易引发交通事故。

  整治同时兼顾出行

  近年来,由于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存在诸多安全隐患,有关部门监管也逐渐趋严。

  早在2018年11月,工信部等六部委就曾印发《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》,明确将“老年代步车”纳入被监管的低速电动车范畴。

  2019年年初,全国各省市区相继出台相关政策,对市场存量低速四轮车给予2年至5年的退出过渡期,同时严禁新增产能。

  “这一类车辆类型多,品牌繁杂,它们没有车牌,只写着‘老年代步车’‘内燃观光车’‘低速电动车’等字样。身份上的模糊,导致其在道路管理、法律政策上的界定同样模糊不清。”广东合拓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梦凯介绍,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和相关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,电动三、四轮车属于机动车,但它们当中绝大部分未经工信部许可生产,未列入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》,车辆性能不符合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,不能注册登记申领号牌,不能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。

  “整治这些车辆是出于对交通安全的考虑。”吴梦凯说,从多个地区的集中销毁情况来看,大多被查收的车辆都是冒牌的低质量车、性能达不到标准的报废车以及拼装车、改装车,这些车辆不仅容易发生交通事故,甚至在出现交通事故后,也无法为司机和受害人争取到有效赔偿。

  针对当前存在的“老年代步车”乱象,陈艳艳建议强化对生产厂家的监管,确保车辆质量和安全性能,从源头上控制安全隐患;规范市场,严格执行相关法规,对非法生产、销售和使用的行为进行严惩;提高驾驶者的素质,加强安全教育和培训,增强驾驶者的安全意识及驾驶技能;完善道路设施,明确电动三、四轮车的路权,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率。

  目前,北京已经开展违规电动三、四轮车线上交售回收处理工作,市民可通过“电动三、四轮车综合治理”线上小程序预约办理。然而,“老年代步车”背后老年群体的出行需求同样不容忽视。

  “目前城市老年人的出行仍面临痛点,城市交通在适老化方面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”吴梦凯说,买菜、接娃、遛弯是目前许多老年人主要的出行需求,对于勤俭节约的老人而言,乘坐公交地铁不如自驾电动三、四轮车省钱。更关键的是,目前很大程度上,公交地铁并没有解决大城市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,应该把学校、菜场、公园更精细地嵌入城市交通网中,以增加老年人群通过公共交通出行的意愿。

  陈艳艳建议,可以优化公交线路,提高公共交通覆盖率;提供串联学校、菜场、公园的社区小巴服务;加强无障碍设施建设及慢行环境建设;对公交车辆脚踏板、座位进行适老化改造等,补足“最后一公里”短板。

  “还可以增设学校班车,减少老年人的接送需求。同时,大力推动研发和推广更安全、更环保的交通工具,满足老年人的出行需求。”陈艳艳说。



  



责任编辑:news
名人百科
关键词:
头条推荐/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