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时代先锋 > 正文

“水头到哪儿,我们到哪儿”|洪水防御中,一群水文人默默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

2023-09-02 10:35:44 来源:工人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 海河“23·7”流域性特大洪水是1963年以来该流域最大场次洪水。洪水中,一群水文人冲在最前面——

  “水头到哪儿,我们到哪儿”

  阅读提示

  受台风“杜苏芮”北上与冷空气共同影响,7月28日至8月1日,海河全流域出现强降雨过程,累计面降雨量155.3毫米。在洪水防御中,一群水文人默默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。

 

 

  “面对洪水,我们水文人也在岗位上闪闪发光。”8月23日,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(以下简称海委)水文局工程师吴昱樨对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说,“经过这次暴雨,我更加热爱这份工作。”她和同事们刚刚经历了海河“23·7”流域性特大洪水的洗礼,这也是1963年以来海河流域最大场次洪水。

  受台风“杜苏芮”北上与冷空气共同影响,7月28日至8月1日,海河全流域出现强降雨过程,累计面降雨量155.3毫米,其中北京市83小时面降雨量达到331毫米,为常年全年降雨量的60%。受其影响,海河流域有22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,8条河流发生有实测资料以来的最大洪水,大清河、永定河发生特大洪水。在洪水防御中,一群水文人默默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。

  “尖兵”和“耳目”

  8月23日16时,进洪闸水文站的缆道房内,34岁的水文站负责人于菲菲站在三楼的水文缆道控制台前,从窗口可以看到两个同事正在河边将铅鱼就位。通过对讲机和同事确认准备工作就绪后,她按下控制台上的按钮,又一轮水文监测开始。

  这样的监测,每天上下午各一次,每次约一个小时——这也是于菲菲9年来的日常工作。而在不久前海河发生流域性特大洪水期间,最高峰时站上的监测频次加密到每小时一次。这样的工作强度,持续了两周。

  独流减河进洪闸是天津防洪南大门,位于大清河、子牙河、独流减河三河交汇处,上游洪水进入天津后主要通过这个闸下泄,非常重要。海委的进洪闸水文站是监测上游洪水经独流减河入海的重要控制站,其观测的水文要素包括水位、流量、降水量、蒸发量等。

  在8月2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水利部水文司副司长刘志雨表示:“水文是抗洪战场上的‘尖兵’‘耳目’,水文信息是防洪调度和指挥决策的重要依据,是打好洪水防御硬仗的重要支撑。”

  进洪闸水文站只有3个人,洪水来袭时人手不够,海委水文局及时调度增援,海河下游管理局水文中心的李赫臣是8月2日来的,“南闸那边因为暴雨导致断电,缆道不能用,只能用无人船,但流速大,对测量结果有影响。为了确保往返测量的误差在允许范围以内,我们只能反复测,有一天测了35次,回到宿舍直接就瘫倒在床上。”

  洪水来袭,仅靠水文站在固定点位的监测不够,这次海委就派出了6个应急监测组支援一线,千方百计保证水文信息不中断。“大家都从蓄洪区往外撤的时候,我们的应急监测队队员扛着设备往里进。”海委水文局副局长程兵峰说。

  第一时间把数据报上去

  王哲是逆行者中的一员。7月31日11时永定河发生2023年第1号洪水。14时30分,正在开会的海委水文局站网处副处长王哲接到指令:带领应急监测三组赴一线抢测永定河洪峰,两个小时内出发。16时30分,4名队员出发,奔赴卢沟桥下游廊坊市固安县,监测永定河河道流量。此时的固安正处永定河系暴雨中心,小时雨强达75毫米,城区大面积积水深度达0.7米,道路交通严重受阻。

  雨太大了,雨刷打不开,积水太深。王哲带领全组成员顶风冒雨推车行进3公里,又携带装备徒步行进4公里,终于按时到达固安站开展监测,测完已是半夜3点。“水文人就得冲在最前面,第一时间把数据报上去。”王哲说,“我们的任务是及时跟踪永定河洪水水头演进,水头到哪儿,我们到哪儿。”

  海委水文局工程师吴昱樨是应急监测二组成员。8月1日晚,该组接到海委防汛指挥中心指令,要求赶赴白沟河左堤东茨村。他们驱车110公里,于2日1时抵达东茨村。此时,村里已完成撤离,积水最深达腰部,车辆无法通行。 “组长韩朝光带领组员王旭东蹚水进村,我和司机在村口接应,每20分钟我就给韩朝光打个电话,有个电话打过去没人接,我吓坏了,后来才知道他们正在泥浆和洪水中艰难行进。”吴昱樨说,那个夜晚她将终生难忘。

  同是海委水文局工程师的任彤是应急监测一组成员。8月1日晚,拒马河洪峰即将到达,附近群众已开始转移,交通桥因为受到洪水冲击和漂浮物的冲撞而不断震颤,监测组仍在监测断面。“那天预测夜里10点多洪峰要来,我们从夜里9点多一直等到11点10分,终于测到了!”任彤说,“当时桥下水流湍急,大量漂浮物冲下来,不停地撞击桥墩,我们3人在加固好安全绳后,在桥上连续进行了4次水文测验。第二天再去看那座桥,桥墩都快被洪水冲出来了,想想有些后怕。”

  “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”

  平时,任彤每个月大概有一半时间在野外勘测,“洪水让我们更加意识到了这份工作的重要性。”

  据水利部水文司副司长刘志雨介绍,在此次洪水中,海委及北京、河北、天津、河南、山西等水文部门共采集报送雨水情监测信息142万余条,出动应急监测人员1600余人次,测得蓄滞洪区分洪流量、水库泄洪水量等关键节点数据,为洪水预报和防汛调度、抗洪抢险等提供及时可靠信息。

  “在这次流域性特大洪水中,水文站网体系高效运转,起到了积极作用。”海委水文局副局长程兵峰说。

  刘志雨还介绍,此次海河特大洪水造成流域内一些水文监测站测报设施受损严重。危急情况下,一线测报人员坚守测洪一线,迅即启动超标准洪水测报预案,采用电波流速仪、水面比降等应急测验方式抢测洪峰,通过卫星电话报汛,测报频次加密至一小时一报,关键时刻半小时甚至10分钟一报。

  水利现代化从水文现代化开始。我国正在大力推进水文现代化建设,构建气象卫星和测雨雷达、雨量站、水文站组成的雨水情监测预报“三道防线”,监测范围将从空中雨 (使用测雨雷达)到落地雨(由雨量站监测),再到洪水演进(由水文站监测)层层叠进。

  没有一场危机可以白白浪费。“这次大洪水是一次实战,也是一次检视,能够帮助我们查漏补缺,并加快水文设施提档升级。”程兵峰说,“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。”

  蒋菡



  



责任编辑:news
名人百科
关键词:
头条推荐/热点新闻